Sunday, December 30, 2007

12月30日,阴天

从寒冷的东京回到了炎热的新加坡。虽然只是离开了几天,但已经习惯也开始学会享受冰凉的冬天,所以在飞机降落后走出机舱时,感觉到外面的暖意,觉得有点陌生。

天才庆开车和大奶彬来机场接我。一看见大奶彬,我就假装生气,对她不理不睬。

彬:“喂。你干嘛不理我啊?”

芬:“你还敢问?”

彬:“哈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…哪里得罪你了呀…”

芬:“你干嘛多管闲事,乱跟别人说我的秘密?!”

彬:“什么?…哦…你是说Ah Toot…我…我只是…想帮你们啊。看你那么伤心,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?你们啊,也真是的!我真的不明白!拖了那么久,还死要面子不肯承认爱对方,我看了都受不了。我不管了。你要生气就生气吧。我觉得这次我做的是对的。”

看大奶彬的表迅速地从内疚,转变成困惑,再转变成坚决,突然觉得好滑稽。

芬:“哈哈。你干嘛那么激动啊?”

彬:“哦!你耍我!那你是不生气啦?你们到底怎么了?快点告诉我!”

1 comment:

g-net said...

hi. quality control here. haha
ur 5th last line missing one word.
biao qing de qing missing...